(公開文章)「智富專欄(02月號)網誌版」台幣強勢循環將進入高原期,切換外幣投資價值逐漸浮現

原文完成時間:01/16

台幣強勢循環將進入高原期,切換外幣投資價值逐漸浮現

可把握上半年契機逢低布局

進入2018年後,雖有升息和減稅的加持,但美元走勢卻是相對疲弱,相反地,台幣則是屢創近年新高價位。這局勢不但對進口商和想要出國的人有利,同時也會帶給投資人一個很好的長期投資布局契機!

若從長線(五年)的角度來看,框架就會很清楚。台幣幾乎對所有的主要貨幣(除美元外)都呈現全線升值(圖一)。也就是說,台幣的匯價正處於五年來的相對高點。那為何我們會認為今年,特別是今年上半年,會是一個很好的外幣投資契機呢?原因主要有二,其一、從經濟數據來看,台灣今年短線景氣見頂的機率很高。其二、主要外幣的升息前景相對較佳,但對台幣的匯價又處於低點,因此長期投資角度來看,有機會賺到匯差和利差。

圖一:台幣兌主要貨幣走勢(依照右軸,從上而下分別為澳幣、加幣、日圓、歐元和美元):五年來呈現強勢格局 單位:資料來源:Yahoo Finance

本文將從兩個角度來切入,告訴您1. 為何今年台幣是轉折年的機率很高 2. 投資外幣要怎麼買,長線最安全?

台幣今年出現轉折的機率高,主要有兩個重要牽動經濟基本面的因素:

一、外部需求逐漸走緩,將限縮台幣續升值空間

雖然很多人將台幣的匯率歸咎於央行的操作,但這其實是相當嚴重的「倒因為果」。因為央行的決策很大程度上還是得搭配實際的經濟現況來做應對。而近二十年以來,由於國內投資的不振、民間消費走緩,台灣整體經濟越來越偏重於外部需求的拉動,也就是外銷訂單和出口。從圖二可以看到,台幣基本上是跟著台灣的外銷訂單來做連動。圖中的黑斜線和藍斜線分別代表外銷訂單衰退(走緩)或是成長(擴張),可以發現,當台灣整體外部需求暢旺時,台幣就會走出相當長的升值走勢,相反地,當外銷訂單開始滑落,台幣就會對應走貶。從長趨勢來看,擴張的時期多、走緩的時期短,因此台幣的升值走勢往往連綿多年,而貶勢則會來的又急又猛。

圖二:美元對台幣匯率VS外銷訂單年增率 單位:匯價、資料來源:Macromicro財經m平方

從圖二來看,台灣的外銷訂單自從2016年落底成長後,走出了一波相當強的增長循環,強度上足以媲美2000年那波科技泡沫的走勢。因此台幣一如2000年、2007-8、2010-11年一樣,走出了強升格局。值得注意的是,從圖三可以看到,看台灣外銷訂單的趨勢,有兩個特別需要注意的市場,那就是美國和中國。還記得在2015年四月,我們領先市場提醒台灣股市匯市即將反轉,就是因為對美的高速外銷訂單增長(受惠i6s訂單)已觸頂難以為繼,但對中國的外銷訂單卻是不斷下滑,但當時的台股匯卻處於不合理的高點,因此反轉時間已倒數計時,而後果不其然在該年的第三季,台灣股匯都出現的巨幅的重挫。到了2015十月份,當市場一片悲觀之際,我們卻從外銷訂單看到了新的亮點,那就是對美國的外銷訂單年增率已壓回至0增長水平,隨著美國經濟表現穩定,這個局勢已不會更糟。而對中國的出口卻在低基期的加持之下,悄悄出現回升格局。這意味雖然當時整體外銷訂單尚未回升,但領先的美中外銷訂單早已暗示增長在即。隨後台股和台幣走勢就走強迄今。

圖三:台灣外銷訂單年增率 單位:資料來源:Stock-AI

現在呢?可以看到整體的外銷訂單雖然還在上升,但最重要的對美國和中國的外銷訂單增長基期都已處於高位運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開始出現下滑的情況。當然,整體的數值目前看來仍算理想,並不像2015年當時有立即反轉的危機,但是外銷訂單逐漸走入成長的「高原期」是必定的情況。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台幣匯價要持續強攻的空間將大幅限縮。

二、台灣通膨壓力低,內需動能溫和,升息空間不大

第二個總經面限縮台幣持續上揚的因子,就是台灣整體經濟今年還是僅會呈現溫和擴張情勢。從圖四來看,內需增長在低基期效應下有不錯的成長,但向上的動能仍就缺乏,隨著基期逐漸墊高,今年下半年後就會略為滑落。通膨近期隨原物料價格連動上揚,但整體來看仍就在相當低的水平,日後要穩定回升至2%以上的難度高。加上房地產和民間投資仍舊低迷不振,今年雖有升息契機,但次數不會太多,估計是一次(一碼)或是兩次(各半碼),總體來說,在這次的景氣擴張周期內升息的總和空間將不會太大。

圖四:台灣批發、零售和餐飲營業額vs核心通膨指數vs消費者物價指數年增率 單位:資料來源:Stock-AI

當然,以通膨來說會有一個變數,就是若進口物價持續飆升,那就會造成台灣通膨和升值的壓力。但由於台灣原物料幾乎全仰賴進口,這樣的情勢會讓貿易環境惡化,經常帳盈餘會下降,加上原物料推升的通膨常不具持續性(因為基期墊高之後若漲勢難以為繼,會反造成日後的通縮壓力)。原物料大幅上升也會造成台灣的生產成本提高,實質消費力下降,不利經濟增長並惡化企業盈餘。上述因子都會造成台幣長期趨貶的動能。簡單說,台幣今年可能跟著科技產業和總體經濟景氣循環行至高點,然後停留在高原期高檔震盪一段時間(約2-3個季度),而後就啟動波段的下跌走勢機率最高。

轉換外幣,投資什麼?

外幣投資,首選是什麼呢?當然大家想當然爾的就是美元。誠然,當台幣轉趨弱勢,美元穩定升息,投資美元似乎是不錯的選擇。然而,從長線觀點來看,原物料貨幣會是更好的選項。前面圖一已經清楚顯示,台幣相對於主要的原物料貨幣如加澳幣,處於歷史新高的強勢價位。但是,台幣的強勢已逐漸行至強弩之末;但加澳幣,我們於去年六月、10月都提醒大家逢低就是好的加碼機會,從圖五來看,加澳幣已經明顯走出了落底強勢的格局,而這將只是長趨勢的開端而已。

圖五:加幣對美元走勢(深藍)vs澳幣兌美元走勢(淺藍資料來源:Yahoo Finance

原因在於,這兩地的整體經濟情勢和貨幣政策都將出現良好的進程。圖六顯示加拿大整體的通膨數值如美國一樣,正逐漸回升至2%的目標區間。圖七則是顯示加拿大和澳洲的內需增長也穩定擴張,這將讓兩地的GDP增速逐漸回升至2%以上的增長水平。經濟數據持續確認兩地的經濟情勢最壞情況已過,那麼,無論是貨幣政策或是匯價自然要有所反應,當前處於歷史最低水位附近的匯價自然不會永遠停在這裡。

圖六:加拿大物價指數vs核心物價指數年增率 單位:資料來源:Stock-AI

圖七:澳洲零售銷售VS澳洲汽車銷售VS加拿大零售銷售年增率 單位:資料來源:Stock-AI

除了原物料貨幣之外,國際美元今年也將有很大的機率轉向趨弱。因此歐元的投資機會也會逐漸浮現。我們評估,今年美元走強的機率將只有25%,歐元走強機率達75%。主要關鍵:兩地貨幣環境前景。

雖然歐元去自去年以來已反彈不少,但從歷史的框架下,目前也僅回到1999年成立時的1.18匯價附近,若採利率平價理論,匯價長期會從高利率(高通膨)國流向低利率(低通膨)國,則當前的歐元實屬低估。也就是說,若兩地經濟發展趨勢不變,則歐元區要反映的基本面和可能的貨幣決策面(弭平大西洋兩岸政策落差),就有極大機率會讓歐元於今年稍後時間點走出長多格局。

至於美歐兩地今年可能的貨幣環境變化,又是如何呢?大致不脫下面個路徑。

  1. 美國持續緊縮、歐元區進入緊縮:美國維持既有緊縮步調,而歐元區於今年第三季後開始調整負利率和進行進一步的QE縮減購買。在這種情境之下,歐元區將走出長多。因為聯準會的緊縮進程市場已較為充分理解,但歐元區的後續緊縮想像空間顯然大的多(結束QE、進一步升息甚至縮表)。
  2. 美國緊縮放緩、歐元暫緩緊縮:這也是有可能的情境,就是美國在利率升至2%附近或是縮表金額增加至500億美元之譜之後,開始對資本市場和經濟產生壓力,而後聯準會可能暫緩升息和縮表。若在這樣的情況下,理論上歐元區會蕭規曹隨,不會進入下一個階段的緊縮進程。不過,在這樣的情況下,由於美國暫停緊縮可能導致的市場對美元持幣信心衝擊較大,美元也將呈現弱勢格局。
  3. 美國緊縮放緩,歐元進入緊縮:這個情況機率較小,但也不是不可能發生。也就是當美國放緩貨幣決策的同時,歐元區因為經濟和通膨數據仍舊維持強健,因此就照既定的時程於第三季後進入新一輪緊縮。這樣的情境下,歐元將大漲。

以上三個情境,都指向歐元會走出大牛格局,大概只有下面這個情境,是會導致歐元走弱。

  1. 歐行暫緩緊縮,美國加速緊縮:因為歐元區經濟和通膨數據再度走軟,但同時美國的經濟和通膨數據卻居高不下,因此美國持續緊縮但歐元區決定放緩緊縮的步調。在這樣的情境之下,由於兩地的貨幣決策前景差距再度拉大,那歐元就會走軟,甚至破底。不過若以全球總體經濟的角度來看,這樣的情境發生機率不高,原因在於歐元區的復甦已上軌道,若美國經濟真能維持強健增長,理應足以拉動歐元區經濟同樣表現亮麗,兩地脫鉤不甚合理。

綜上情境分析,今年第一季後,美元長線走強的機率將只有1/4。

因此,今年的外幣投資方向,應該以首選原物料貨幣、次之為歐元、再來則是美元。布局的時間點主要可以觀察兩個時間,第一個就是今年聯準會再次升息的時間點(3/20-21),美元自去年底以來走勢偏弱,很有可能會在這時間點前後出現反彈走勢,那就會是不錯的轉換外幣時間點(原物料貨幣、歐元)。第二個值得觀察時間點,就是央行是否會於今年上半年出現升息的討論。當升息訊息釋出,台幣可望走出最後的高潮,那這時就會是兌換外幣的最好時機點了(原物料貨幣、歐元、美元)。總之,把握今年難得的強勢台幣周期,分批逢低分散布局外幣,就能讓整戶資產價值受到最佳的保護,不會在未來匯率再次波動下受傷。

izaax

免責聲明

此評論所包含之資料及意見僅供參考,任何瀏覽網站的人士,須自行承擔一切風險,本評論不負擔盈虧之法律責任。

 

12 comments on “(公開文章)「智富專欄(02月號)網誌版」台幣強勢循環將進入高原期,切換外幣投資價值逐漸浮現

  1. dear i 大
    可惜今年沒能參加到分享會 不過還記得
    去年聽分享會的時候提到初領失業救濟金人數抵達低點 過1-1.5年景氣反轉
    所以我都有再觀察這個指標 從2016/2月創下最低點
    我看的是初領失業救濟金4周平均還有季調(s.a)指標 顯示2018 1-2月時 最近開始又創下歷史新低點
    現在有兩個問題請教
    1.這是代表景氣反轉的時間會延後到2019年嗎
    2.初領失業救濟金人數有不同指標 是要看原始值,還是四周平均,還是季調整指標呢?

    非常感謝
    新年快樂!

  2. 今天的分享會,問了一個初領失業救濟金的問題

    發現到有兩種資料
    一個是季調,一個是原始值

    按照I大PPT上的副圖,那是季調,科技泡沫之前最低是在2000年4月15號的259000
    那斯達克最高點是在2000年3月,差不多的時間

    至於I大當時回答的最低點應該是指1999發生在原始值9月11日的204302

    雖說股市最高點和崩盤並不同,但兩個不同數值,往後推一年,那應該以哪個為主?
    畢竟2000年初領失業救濟金(季調)的低點和股市高點幾乎是同時發生

    現在如果以原始值來說,最低點應該會是2016年9月10日的193291
    已經超過一年了

    • 您好,今天這個問題沒有回答得很清楚,我在這裡重新說明一下~

      2000-2002年這波下修的週期,其實相當的長,Nasdaq雖然在2000年三月就創下高點反轉,但基本上我們看指數還是以標普和道瓊為主。以道瓊和標普來說,雖然高點同樣是在2000年年初寫下,我個人是認為並不能算是行情的反轉點。

      道瓊最高點:2000年1月18日 11720.12
      標普:2000年三月24日 1552.87

      然而,在接下來的幾個月後,其實這兩個指數都再度非常逼近這個位置
      道瓊 2000年九月6日 11401.19
      標普 2000年九月1日 1530.09

      甚至 到了隔年的五月 到瓊也再度來到相當類似的位置
      2001年五月22日 11350.05

      也就是說,美股真正徹底的趨勢反轉(空頭循環啟動),至少要從2000年九月起算,甚至隔年年中,才算比較完整,真正較大的主跌勢(那斯達克除外),也是從2001年正式啟動。這也是為什麼,在我們後期景氣循環的位置,減持50%的年度是從1999-2001年的原因。

      此外,2000年這波的景氣和資本市場循環有一個特色,就是從過熱到衰退期間過度的非常快速,這當然是因為科技產業泡沫的特性 – 暴起暴落。若以過去半世紀以來的就業指標反轉,就屬這一次週期的應用上特別短,原因正是如此。套用到現在的時空環境,我認為,未來除非重演如此驚人的科技泡沫,否則反轉時間還是抓一年至一年半以上為宜。2000年的經驗,應不會在這次重演。

      以上回答,希望對您有幫助,
      今日分享會因手邊資料不夠充分,未能妥善回答您的疑惑,望您多見諒了m(_ _)m

發表迴響